他心灵中东方文化能量茧内的明亮纤维已成天地之象。他无己无待,贵在修自身之明净。

林乐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纤维艺术委员会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委员,中国设计贡献成就奖得主。获过多项奖项,拥有众多著述及科研成果,承担多项课程。

美,是一个民族的使命。他渴望继承创造富有民族精神之大美。

他,与纤维结缘40年,搭建起自己的大“纤”世界。

他,创造出了《春夏秋冬》、《山高水长》等令人赞叹不已的优秀作品,曾多次获得美术作品大奖。

他,是纤维艺术高等教育的开创者,为中国传统艺术培养出一批批杰出的人才。

他,不断探索纤维艺术的“经纬之道”,用纤维艺术唤起人们对自然、传统的亲近和感悟。

他是林乐成。

他作为中国纤维艺术的领导者,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和意境。

他是世界上第二位洛桑国际纤维艺术展的传承者和策划人。

工作经历: 1972-1978年 沈阳市地毯厂图案员 1982-1986年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助教 1987-1999年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讲师、副教授 1999-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教授 2007-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纤维艺术研究所所长 2009-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纤维艺术委员会会长 2012-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系主任

专著: 《中国高校通用设计教材--纤维艺术》( 林乐成 王凯著 ) 上海画报出版社 2006年 《艺术设计教材--纤维艺术》 吉林美术出版社 1996年 《林乐成黑白画艺术》 湖北美术出版社 2008年

主编:  《国际现代纤维艺术》(林乐成 张怡庄主编) 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2000年 《从洛桑到北京——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作品选》江西美术出版社 2002年 《当代国际纤维艺术》(林乐成 尼跃红主编)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4年 《世界装饰图典》(林乐成主编 王凯 任光辉副主编)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5年 《国际纤维艺术》(林乐成 尼跃红主编)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6年

用毛线去“画”,用色光去“编”,毛线一经他之手,犹如丝状的光芒,使“春、夏、秋、冬”全部倾染于彩虹的光环中。

获奖作品:

《春、夏、秋、冬》获九届全国美展银奖

《昼与夜》、《山高水长》获“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优秀奖

《高山流水》获十届全国美展优秀奖

《玄》获首届全国壁画大展大奖

《生命系列》获第二届全国壁画大展奖

《生命系列》获2009全国环境艺术设计大赛金奖

科研成果:

厦门陈嘉庚纪念馆《海之韵》大型纤维艺术(常大伟、林乐成主创) 2008年

北京远洋国际中心《黄河之水天上来》大型纤维艺术(谷云瑞、林乐成、赵少若2008年

毛主席纪念堂《祖国大地》大型绒绣壁画纵向科研课题 (主创:袁运甫、课题组长:王进展、纳米专家:江雷、项目主持:林乐成) 2007年

大庆铁人王进喜纪念馆《永恒的丰碑》大型浮雕式壁毯项目主创 2007年

北京凯晨世贸中心《生命系列》大型纤维艺术(林乐成、谷云瑞主创) 2007年

让更多人有机会走进工艺美术的天地,让他们能够通过掌握一技之长,有体验,有感受;同时也能从内心里接受传统文化本身的价值,从审美上能自然而然的进行表达和流露。

———林乐成

传统文化的缺失,首先要从教育,从培养人的环节上抓起。

凤凰网:我们这次的采访目的,想呼吁大家关注一下传统文化,说到传统文化,您觉得现在我们接触的传统文化都有哪些流失呢?

林乐成:关于传统文化的流失这个话题,我觉得和我具体做工艺美术教学研究,和具体进行作品创作的人来说,我是特别有兴趣。从传统文化的流失方面来讲,从现在咱们国家关于文化发展的战略以及非遗的保护,或者是各类关于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甚至纷纷都能够获得成功,确实是让我们都感到非常高兴。包括前不久我参加了运河院子举办的大运河文化的高峰论坛,大运河都成了世界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的项目,确实是非常令人欢欣鼓舞的。

我觉得从大的方面,似乎让人们看不到有什么关于传统文化流失的问题,但是到具体我们在搞工艺美术教育,面对我们的学生以及面对每年高中毕业生来报考艺术院校,特别是选择专业的时候,我们发现确实有和流失相关的这些现象。比如说我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每年只招20个从事漆艺、玻璃、纤维、精工这样几个专业的本科生,但是似乎每年考生主动来选择报考这些专业的特别少,大部分人都去选择了现在比较时尚的、流行的、热门的专业,比如说环艺、动漫、世传等等,所以这里就反映出我们的教育体系,比如从小学到中学的教育体系,是不是就有这方面的缺失,教育的内容以及相关课程的设置。所以让我们的考生面对他要做选择的时候,他就会觉得工艺美术是非常传统的,而且这种传统似乎跟当代人的生活都非常遥远。所以就不现实了,甚至是一个跟年轻人的生活都没有关系的专业。

凤凰网:刚才您讲了现在可能大家对这个专业了解不多,是因为从小关注点就很少,给孩子们传递这样的信息就不多,兴趣就没有培养起来。

林乐成:对,我觉得这跟我们的应试教育有关,我们的应试教育主要是让孩子们从小到大就去接受应试教育的系统的训练,一直训练到他能够具备考名校或者是读本科的这种条件,所以全面的培养学生的素质,培养综合性的人才课程,课程设置上就有问题。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一味地去走应试教育这条路的话,肯定关于传统文化方面的这些教学内容,就会受到影响。因为高考中跟传统文化相关的这些考试的内容很少,除了写作文会有可能和这方面相关的命题,但是整个应试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孤立的、极端的教育体系。高考有什么,大伙儿就学什么,没有什么,就不学什么。所以从小就培养了学生很孤立的去面对、去接受知识,所以这是一个很麻烦的、很严重的事。

我觉得有的时候一种守望是和理想、和信仰联系在一起的,总是让我有坚守或者守望的信心。

凤凰网:你觉得报考这个专业的学生跟其他专业的学生有什么不一样吗?

林乐成:刚才提到在我们从小学到中学的课程设置中,就有关于传统文化教学内容的缺失,到了学美术的人要报考美术学院,要选择他们将来读本科专业的时候,普遍都在选择那些热门专业。一是因为他认为热门专业好就业,他没有把在一个艺术院校中四年本科的学习看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审美训练,是能够培养自己非常综合的有审美的思考、审美表达的能力,想不到这些。就是因为原来他学了什么或者是看了什么,然后他在报专业的时候才去想什么,那就是环艺的、世传的、动漫的是很热门的,将来学了以后也很快就能够用得上,同时毕业以后又很容易就业的,这些必然就成了首选。

但实际上当这些选了热门专业的学生入学以后,他发现还有一个专业领域非常有意思,不仅让学生能够学到很综合的审美的这些知识,同时也能够让学生学会动手实践,甚至能够在课堂的这种具体的设计与制作的过程中获得一种有成就的回报。

比如说你做一个陶瓷的罐子,比如说你去烧一件玻璃的瓶子,或者是你去编织一块毯子,那么这个过程实际上都是和设计、和艺术中的造型、色彩以及具体表现的手段、风格都有直接的关系。工艺美术的教学,都是让学生能够去学一种具体的工艺的技巧,然后在课堂上就通过我们非常好的一种制作的条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出一件看得见、摸得着,既有实用的功能,又有审美的特征的一件工艺美术品,或者是一件很当代的艺术欣赏品。这是因为很多学生考进了清华美院,或者是其他的艺术院校,才知道具有传统工艺美术特征的这些,和人们的生活关系又很密切的这些专业或者这些课程,是更有意思,更主要的是让学生有一个亲手实践的过程。

凤凰网:动手能力更强。在短时间内就能完成一件可赏可看的作品。我很好奇,老师您当时学这个专业或研究这个专业的初衷是什么?您为什么会对它有兴趣?

林乐成:我的兴趣主要在于我考学之前,我考学那个年代,是改革开放还没有开始,文革还没有结束,1978年,太早了,40多年前了,那个时候是我在工厂,我是在地毯厂里做工人,做设计。所以就对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就有很深的感情。考进这所学校也是因为这所学校有和我在工厂从事的工作联系非常紧密的专业和具体的课程,所以我的兴趣完全是因为我有工作的经历,同时走进学校以后,又有综合的审美训练,素描、色彩,还有国画等各种设计的课程,都能够接触,都能够有兴趣去学。但是最终它都为我一直很喜欢的这个专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提升、推动的作用。

我做的这个纤维组,之所以能够有今天,完完全全我是在过去中央工艺美院这样一个特别注重传统手工艺,同时又提倡现代的设计与现代的艺术和现代的生活都能够紧密相结合的,是这样一个非常综合的、完整的教育体系,所以让我一直能够不停的去探索、不停的去创作。

凤凰网:您在学习和创作的过程中一直都很顺利吗?

林乐成:肯定生活中有很多问题,但是总的来说,我一直没有把在追求事业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或者是所吃的那么多苦头当作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觉得我一直是不停的在做,不停的在想,不停的在往前走,有人说我是在守望一片麦田,看不到收获的麦田。但是我觉得可能有的时候一种守望是和一种理想、和一种信仰是联系在一起的,即使你投入很多,看不到暂时的回报,但是理想中的那种回报,总是让我有坚守或者守望的这种信心。

我们具体在创作的时候,往往又回到了传统,是把最原始的、最古老的一种手工编织的技艺,形成了经天纬地大的理念,宇宙的、世界的理念。

凤凰网:刚才您也提到了现代设计,您觉得传统的工艺美术跟现代设计有没有冲突?

林乐成:我觉得艺术不管什么专业,什么门类,从艺术的原理上来讲都是相通的,学绘画的人,搞雕塑的人,你要让他去做工艺,可能也不费什么事,实际上我们的前辈有很多都是著名画家或者是雕塑家,后来他们做的陶瓷也好,做的染织也好,或者是工业设计、室内设计等等,他们都做得非常成功。实际上它都是在一个非常综合的审美训练下所形成的一种审美的观念的表达和审美的能力的表达。所以我认为现代设计和传统工艺是没有矛盾的,不但没有矛盾而且关系还非常紧密。问题在哪儿呢?问题是在我们的课程设置上,基本是把设计和传统的工艺是分开的,而且分得泾渭分明,在课程设置上。比如说工业设计就是以工业设计为主的这样一个课程的设置,包括信息艺术设计、动漫设计等等,如果说在现代设计的课程设置中,也把传统的课程融入其中,那么传统无论是哪个方面,比如说具体到陶瓷的工艺,或者是玻璃的工艺,或者是染织的工艺,就会成为一种人们在一个很全面的知识体系中形成一种人们都觉得缺一不可的知识的内容。

凤凰网:无论是现代设计还是工艺美术,我觉得这个专业是需要灵感的,也是需要创作激情的,我想知道您的灵感或者创作激情都是怎么获得的?尤其您坚持了这么多年,灵感应该是会有的,主要是来源于哪儿?

林乐成:我觉得首先是你对你所学、所做的这个专业要特别的热爱,你天天都想着它,和它相关的方方面面就会自然而然。比如说灵感,由于我天天都想着如何用毛线来编织,如何通过编织来表达我所要的形象、色彩以及或者平面或者立体的那些画面,所以这个东西是你天天都能想着的,甚至带着走的,背着走,抱着走。突然你发现一棵树,树皮是一种可以编织出来的机理,它可以刺绣出来的一种纹样,于是你可能就拍下来了,画下来了,然后再就是用具体的材料和具体的工艺把它做出来了。做的过程中又赋予了你非常主观的那些带有观念性的表达,或者是还有情感方面的表达。于是它就变成了一个源于生活,同时又是用你自己的非常熟悉的手法、非常熟悉的材料与工艺把它做出来,这样的话它也是有艺术的这种品位,还有能够让人接受的这样一种结果。

凤凰网:观察生活、感受生活,就会有更新的东西出来。其实现在传统文化发展到现在,无论是哪一个领域或者哪一个专业,甚至是一个手艺,都是有改变的,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过程。像我知道无毒不丈夫发展到现在,其实以前是无度不丈夫。还有百善孝为先,其实这个典故也并不是说现在大家表面上理解的这样,在过去理解可能就是说儿女娶妻不告诉父母,这是不孝顺的,但是到现在很多文化都演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您作为专业的比较资深的人,比较有建树的一个人,我想了解一下工艺美术到现在有改变吗?

林乐成:有改变,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作为一个国画家,用的是非常单纯的笔墨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塑造自己所要的那种形象。他都觉得是在变化中去发展的。那么作为极其丰富的工艺美术种类繁多的各个形式、各种手法、各种技艺,也是不停的在发展,不停的在改变,或者说不停的在改变中发展。比如说我做的这个纤维专业,从名称上看起来、听起来、说起来都觉得有些概念,是个当代的一个概念。但实际上我们具体在创作的时候,或者是我们在教学生用什么样的技艺的时候,往往又回到了传统,是把最原始的、最古老的一种手工编织的技艺,甚至是从结绳记忆说起到经纬的编织,形成了经天纬地大的理念,宇宙的、世界的理念。所以它非常具体,同时又非常的原始、非常的传统。

但是我们不是把过去非常传统的东西就一味地放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年代,因为毕竟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现实中的人,当代生活中的人,所以当代人的思想、情感如何能够借助传统的手工技艺,表达出具有当代人的那种精神、当代人的那种生活的需要,特别是审美方面的需要,它仍然是一个物质的形式,但它是一个精神的载体。

人们解决了基本的生存条件以后,需要生活品质的时候,开始想到回归自然,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回归,一种精神上的渴望。

凤凰网:可以说这个专业也是与时俱进的,虽然是一个传统的专业,但是它也赋予了一个新时代的一些理念,也能迎合现代年轻人的一些心理或者想法。还有一个现象比较明显,就是一个人居的一种回归,因为现在城镇化正在推进,很多人想到城里来,但是很多人更想回归原生态的东西,想回归农村,或者到其他的地方。很多人现在更崇尚的就是原生态,您觉得这种回归的原因是什么?

林乐成:我觉得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过于快,生活的压力也特别大,完全是一种和自然没有直接的关联,所以现在人们渴望要去度假,过去不存在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和自然越走越远,天天都在都市里接受各种各样的,面临各种各样的,做的也是各种各样的,都是为了生存,也是为了工作,做各种各样的事。包括人居的环境、条件,都是有一种被概念了的意志所奴役,都被一种完全都市化了的生活模式所垄断,所以它必然就会出现一种心理上的回归,或者是在精神上的一种渴望。所以回归自然,或者是返璞归真,这已经不是一个今天人们常说的话题,实际上当城市化进程发展到很快,经济的条件也越来越好的时候,人们解决了基本的生存条件以后,需要生活品质的时候,关于回归自然,实际上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是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的,都很想实现的。

凤凰网:现在人居方面有回归,您觉得作为教育人士,教育需要回归吗?还是您觉得教育应该怎样是前进,继续发展?还是结合传统教育的发展,还是说回归到传统教育。

林乐成:我觉得这个问题说起来就挺复杂的了,一个专业领域或者一个学科领域有它自身的规律特点或者是有它的体系,就工艺美术这个体系来说,应该是有回归传统的必要。但是对一些新兴学科,本身是新生事物,所以它可能不存在回归,它的回归可能是在创作与设计的主题上,或者是形式内容上会有一些,特别是在表达内容上可能是有一些特别的选择,但就工艺美术这个教育体系,确实是应该有回归的这种必要。

凤凰网:您觉得工艺美术这个专业要是继续传承或是保护,让更多人来关注或者是重视这个学科,您觉得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或者途径呢?

林乐成:我觉得传统中的那些经典,包括很多传统工艺的门类,还有很多技艺是应该保留的,甚至失去的想办法去恢复,在这个基础上它应该有与时俱进的考虑。你光是固守传统也不行,也需要现实的、能够让传统为现实生活服务的,成为当代人生活方式或者当代人生活方式中必须保留的,这些东西我觉得是应该重视的。

凤凰网:现代与跟传统文化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林乐成:对,应该是。

凤凰网:对于现在的忽略了或者已经开始遗忘、正在遗忘中国传统文化的这些人,您有什么提醒他们的话或警醒他们的话要对他们说吗?

林乐成:提醒和警醒我都不敢说,我觉得应该是通过我们的教育或者是我们的研究,应该是面向社会、面向大众,通过举办各种各样的展览,而且这个展览的定位就应该是让很多人都能够来参与,并且有互动,让他们从看得见、摸得着,非常鲜活的这些作品中去体验和感受传统的价值的存在,然后和现实的生活有非常的紧密。实际上从审美上永远都不会过时,但是这种审美是通过什么来传承的呢?我觉得是通过一个载体,或者是一个平台,举办各种各样的展览,让很多人都来参与,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效的路径。

同时,我们的传统和现代的文化与艺术的教育,不仅仅局限于大学中的课程,不仅仅是我们教的本科生、研究生,同时应该还是有各种各样面向社会来举办的各种各样的研修班、进修班,可能是短期的技艺的培训班,让很多人都有机会走进艺术院校,走进工艺美术的天地,让他们能够通过掌握一技之长的时候,有体验,有感受,同时也能够从内心里接受传统文化本身的价值,同时又从审美上能够自然而然的进行表达和流露。是这样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